守望者的美丽_社会真情_好文学网

夜睡了,睡得很香甜,白日里嘈杂的空间显出难得的静谧。窗外柔柔的风,轻轻而有节奏的叩动着窗棂,恰似夜均匀的呼吸声。偶尔,是什么梦侵扰了它的甜蜜,院子里的那棵蓬勃硕大的无花果树,似被夜梦的手戏弄了娇嫩,叶子便不情愿的‘唰唰,唰唰’哼唧着。

晚饭后,她习惯性地打开电视,一个女影星正在向观众叙说她当年暗恋的男同事,似曾相识的故事情节,一下子击破了她尘封已久的记忆,她的心似一湖被吹皱的春水,慢慢地泛起了涟漪….

男人手上夹着一支忽闪着亮点的香烟,寂寞的靠着沙发,眼睛是眯着的,给黑夜的庄严增添了些许悲壮。黑夜就是用来感受孤独的,所以才有了星星的陪伴。他不愿孤独。可是,如果心感到了孤独,他的胸膛就充斥着黑暗。

十几年前,她失去了双亲,叔叔把他接到自己家里。一个偶然的机会,她遇到了他。那时她还在城里读高中,而他却已经参加工作了。她从当村干部的叔叔那里了解到,他是个大学生,被市里下派到农村工作。回忆的频道开始转向了在叔叔家初遇他那天。当她第一眼见到他时,一种说不上来的奇异感觉迅速包围了她,她心如鹿撞,她脸红耳热,她手心里满是汗滴。她竭力压抑着自己狂跳的心,趁他和同来的人说话之机,偷偷地打量着他:他瘦瘦高高,白白净净的;浓淡相宜的眉毛下,闪烁着一对黑白分明又略带点少男羞涩的大眼睛;稍微显大但又不失挺拔的鼻子上,架着一副近视眼镜;他浑身上下不时散发着一股浓厚的书卷气息,恰似她心中白马王子的形象。现在想来:也许当年正是由于他的大学生光环,以及他身上透出的读书人特有的气质,才深深地吸引着她,牵扯着她,并唤醒了她青春的萌动,让她对他一见倾心。

夜会变老吗?黑夜用了什么魔法,使三十年前和眼前的夜无法区分出它的差异,极像端出一个个复制好的模样。那就是男人的眼睛变老了。

他们谈论着什么,她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她的目光一直有意无意地追随着他。她多么希望他能在说话的间隙,用眼睛的余光扫她一眼啊,那她就会心满意足了。可是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正眼看过他。对他而言,她似乎根本就不存在,她不禁有些黯然神伤。坐在返城回校的车上,她回头望着渐行渐远的乡政府,想着那个帅气的大男孩,她的心里竟多了份说不出的惆怅、道不明的牵挂……

白天的阳光暖暖的,极让人喜悦的。男人在以一个好的心情享受着繁华世界的繁荣景象。男人听到有人唤着他的名字,回过头,盯着一张朝他温馨微笑着的面孔,这张面孔与大街上其他陌生的面孔是一样的。这让他感到茫然和尴尬。女人一脸羞涩报出自己的姓名,妩媚的眼神熟悉而陌生,这弯常常挂在男人床头的月牙,顿时让男人的心潮似的涌动。男人的脸色便开始泛起羞涩,瞬间经历了四季的表情。他无法把眼前的女人和当年自己暗恋的女人画上等号。当年,他暗恋的女人就是心中的女神,是美丽漂亮的化身。直到一天,男人恨恨的看着她与另外一个男人披上婚纱,受伤的男人怆然泪下,毅然决然离开了那个与她共事的单位。以后的岁月,他把自己暗自涌动的初恋永远雕刻在了那个地方和那个女人。

鬼使神差地,从那以后,她开始暗自饱尝思念的滋味,真得是食之无味,难于安枕。她那时才深深地体会到: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真正意境。多少个夜晚,她抬头对着月亮默默诉说着她的心事,低下头沙沙的笔尖便开始尽情游走着她满腹的相思。多少个夜晚,她因想他而无端地啜泣,枕边的泪痕,揉碎了她无助的梦境。她再也忍受不了,于是假借索取生活费,再次踏上归家的旅程。她站在他必经的路口,急切地等待着他的出现。终于,她看到他和他的三个同事,向她身边走来。她的心剧烈地跳动着,好似要从心腔里蹦出来。多日来对他刻骨的思念,一下子化作了晶莹的泪滴,挂在了她的腮边。可是,他并没有注意到她,他和同事们仍然有说有笑地继续向前走。她默然:他们之间真的是咫尺天涯?她的步履变得越发沉重起来,她的心也慢慢地沉到冰山谷底,一种被撕碎的痛楚袭遍全身,酸涩的泪水霎时模糊了她的双眼……

终要逝去的青春,恰似我们手中无法紧紧握住的细沙,却又留下刻骨铭心的记忆。男人不愿意再去触动心底那块柔软,从此,男人和女人再没有见过面。

佛曰:前世五百次地回眸,才换来今生地擦肩而过。难道他和她只能是擦肩而过而不能相识吗?她的心里布满了忧伤,也许他真的是她生命里的一颗流星,注定不会为她停留。可是她是那么地喜欢他啊,她多么渴望他能拥抱他一下,那怕仅仅是一下……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多么的无可奈何!多么的令人痛彻心扉!她想写封信给他,可是少女的矜持又让她止步。为了忘记他,她开始拼命地读书,可是思念象长了翅膀一样,不停的在她眼前晃动。她无法摆脱内心的痛苦,只好变着法子向叔叔打听他的消息,她只能用这种方法慰藉她孤寂的心灵。后来他回到了他所在的城市,她渐渐地没了他的音信。时间是治疗心病的好良药,她渐渐地走出了暗恋的阴影。这段辛酸的往事,被她深深地埋在了心底。她知道,他是自己青葱岁月里一个玫瑰色的梦。

男人幸福时会想起那个女人,心里就浮起海市蜃楼般的恩爱场景,叹息那个女人没有福气与他一起享受幸福。男人悲伤时也会想起那个女人,他会幻想在与那个女人之间虚构的缠绵中,女人用她的温柔抚慰着他的伤痛。多年来,男人一直在自己的心里,为自己筑建了一个他和她的领地。那是他的私密空间,男人不知道这是否属于感情出轨。

时间在指间一天天滑落,她终于恋爱了。她的男友也戴着眼镜,瘦高的个头,白净的皮肤,大大的眼睛,与他不同的,只是男友的性格不似他那般文弱。他们彼此爱得天翻地覆,日月无光。年岁的车轮在不停地前行,婚后初的激情和浪漫,慢慢地转变为浓浓的亲情。那些过往岁月,在她心里逐渐变得遥不可及。只是在某些时候,他的身影仍会象飞鸟掠过湖面一样,偶尔从她眼前闪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