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孩子“多心”_传奇故事_好文学网

从某种意义上说,教育就是育心。福耀玻璃公司董事长曹德旺说:“人做事是要靠心来支配的,一个人有多少心,就能做多少事。”人应该有自尊心、自信心、善心、忠心、诚心、热心、虚心、悉心、细心、苦心、专心、潜心等等。

虽然进入21世纪,即使是有着显赫背景的人家,也很难再将祖训一条一条地装订成册,要求后代子孙一字不差的背诵,但传承一直是中国家庭最看重的一件事情。

曹德旺的大儿子曹晖已经38岁了。记者问曹德旺:“曹晖是不是可以接班了?”他不假思索地说:“那肯定不行。”怎么就不行?在人们看来,曹晖已经很优秀了,上面所说的这些心应该说他都拥有了。当然,这全是由于曹德旺的教育。

传承的是什么?是血脉、财富,更是秉性、精神,简单的说就是做人、做事的道理。

从曹晖刚刚懂事起,曹德旺就有意识培养他的自信心、自尊心。上一年级不久,老师要同学们带小棒棒做加减法。曹晖对父亲说:“这有什么好带的。”父亲问:“不带小棒,别的同学做题时,你怎么办?”他说:“我可学习心算哪!”原来在学校,曹晖见一些比他大的孩子很会心算,觉得很神奇,他也要学。父亲说:“别人能做到的事,相信你也一定能做到。”父亲的话让他很高兴。那天,见曹晖没带小棒,老师不高兴了。但很快发现,刚刚布置的练习题,同学们还在数着小棒时,曹晖的得数已出来了,老师都觉得他很聪明。

规定,是一个冷冰冰甚至有些冷酷无情的字眼,但如果是家庭里的规定,就变得温情得多。

曹德旺认为,要培养孩子的自尊心和自信心,就得给孩子大的自由,做父母不能用许多条条框框捆住孩子的手脚。书该怎么读,得由孩子自己选择;读与不读,也得由孩子自己说了算。

清朝名臣曾国藩就将持家教子归纳为“勤、孝、俭、仁、恒、谦”。100多年过去,那些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企业家们,现在又在演绎着怎样的关于家规的故事?

自尊心、自信心不是妄自尊大,必须建立在对事物客观全面的认识之上。曹晖从大学毕业时,问父亲:“到玻璃厂后我做什么?”曹德旺说:“当然是从工人做起。”曹晖于是到了车间,认真当好自己的班。两年过去,曹晖问父亲:“我是不是可以不再做工人了。”父亲把手一摇,说:“哪有这么快?”这一问,直到6年后,曹晖才当上了车间主任。

  家规之一:独立人格

正在曹晖的车间主任做得顺风顺水时,一天,父亲对他说:“企业里都是跟随我多年的工人,你要是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也能如此得心应手,那你还算真有些能耐了。”曹德旺这次是要曹晖独自去香港,他是让儿子空手离家的。曹晖苦其心志,硬是从小生意做起,通过几年打拼,拥有了一家很不错的公司,还添置了宝马。

李嘉诚

此时曹晖算得上是一个企业家了,可父亲却认为曹晖该到国外深造了,他让儿子去美国留学。这一去,曹晖6年基本没与父亲通过电话,父亲说儿子是恨他,曹晖则说自己是按父亲的愿望,苦心念书。6年下来,曹晖不负父亲的期望,获得了MBA,毕业后又留在美国创办公司。

李嘉诚家规:教育孩子应该培养他们独立的意志品格,不能溺爱娇生惯养,这与有多少家财没有关系。

曹晖什么时候能接手父亲的公司,这个不太好说。不过,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即曹晖在接手父亲的公司之前,他还得在企业打磨几年。还是曹晖在香港办公司时,曹晖曾问父亲:“老爸,办企业要紧的是什么?”父亲说:“作为企业当头的,要紧的是什么工种都会干,只有这样,一旦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才知道如何去解决。一个当头的,如果不懂具体工艺,发生了问题就会被人糊弄。”他给儿子说了一件事:一个企业在生产中出现了原料泄漏现象,下面的人给老总汇报,这时,他们要称一称这当头的分量,十成的事他们只说了两成。这位老总对下面说的事根本不懂,但要表态,于是一拍腿说:“这样好!”事情的结果可想而知。他们再次给老总汇报时,多说了两三成。老总一听,这回有新东西,再一次拍腿说:“好,你们去办吧!”又有谁的企业能经受得住这般折腾呢?曹德旺的经验是,只有每一个车间都做了,所有的事就会了然于心,即使企业有几个有心机的人,当头的也会洞若观火。

“您有两个儿子,我也有两个。您是怎么管理他们的?”在长江商学院[微博][微博]组织的30多位内地企业家拜会李嘉诚的活动上,鼎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兵这样向李嘉诚发问。李嘉诚的回答是:“应该让孩子吃些苦,让他们知道穷人是怎么生活的。”

熟悉自己所做的事,即会做事,他还告诉孩子:“做人更重要。”从小,曹德旺就告诉孩子们要多做善事,能帮别人钱就一定不要吝惜。万一手中没有钱,也要给人帮力和帮言。因此他的3个孩子皆具有诚心、善心,生活极其朴实。站在人们中间,不说是曹德旺的孩子,根本就看不出他们是富二代。曹德旺捐款达45.8亿元,获评胡润榜“中国首善”。人们一定会说,这便是曹德旺高兴的事了。做了善事他当然是开心的,不过他说,曹晖的一句话令他引以为荣。曹晖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这一辈子大的遗憾,就是不会像爸爸那样再培养出第二个曹晖来了。”曹德旺每每向人说起儿子这句话时,就如同倾泻而下的阳光,让人感到一片灿烂。

澳门威利斯人娱乐平台,李嘉诚坚持认为,教育孩子应该培养他们独立的意志品格,不能溺爱娇生惯养,这与有多少家财没有关系。

一个人大的成功,不是创造了多少财富,而是对孩子的教育。一个成功的教育,首要的就是培养孩子几种心,即:以赤子之心待人,以自信之心待己,以一颗专心做事。如此,根基在其中,伟力也在其中。

所以当李泽钜、李泽楷两兄弟去美国斯坦福读书期间,李嘉诚只给他们最基本的生活费。有谁能想到,现在人称“小巨人[微博]”的李泽楷当年还曾经在麦当劳卖过汉堡,在高尔夫球场做过球童,甚至背高尔夫球棒时曾弄伤了肩胛骨,直至现在伤患还会时常发作。

李嘉诚为了让儿子从小就明白,做任何事情都不是那么简单,做生意需要不停地召开会议,依靠很多人的帮助。所以,他很早就让两个儿子旁听公司的董事会。

他认为富家子弟就好像温室的花朵,根基不稳,经不起风吹。李嘉诚将自己的艰难创业比喻成在岩石夹缝中生长壮大的小树。他说,根基不稳的植物,在外界的压力下,不易存活,而夹缝中的小树,却能傲立风霜而不倒。因此,他绝不放纵自己的两个儿子,他希望,儿子能够自强自立,独立面对打击,面对困境。

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至今还记得,他13岁中学毕业的那一年,父亲带着他去大街上修鞋,忙的时候经常加班到凌晨两三点,早上五六点钟就要起床,再加上当时的南存辉脸皮薄,觉得不好意思。

他向父亲提出想回到农村,即使在农村的时候也可以很轻松,睡到晚上也就扣点工分。但父亲坚持不同意。一个寒冷的冬天,南存辉不小心将补鞋的锥子深深地扎进手指,他咬牙拔出锥子,用片破纸包上伤口,坚持为客人补好鞋。

在修鞋的那几年里,南存辉培养起了自己的竞争意识。他每天赚的钱都比同行多,因为他速度快,修鞋的质量也更可靠。

后来南存辉在21岁那年开始创业时,也正是修鞋时看中质量的观念,让他在低压电器开关闯出了一片天地。

2007年,南存辉在美国读书的儿子就要毕业了,有一天祖孙三代人坐在一起讨论。南存辉坚决地要求儿子毕业后不准到正泰工作,应该去外面闯荡。这时,父亲说话了,“让他出去干,或者回公司干都行。”

南存辉反问父亲,“那当年,为什么你不准我回到更舒适的农村呢?”虽然当年在城里修鞋的南存辉也有些不情愿,但生活教育了他,“我的儿子也不能给他轻松的环境。”所以,每个假期儿子回温州,南存辉都要求儿子隐姓埋名,换上工作服到正泰公司的车间打工,和工人同吃同工作。

“千万不能因为自己赚了钱,就让儿子轻松地过活”,南存辉说父母给予孩子最重要的东西就是聪明的脑袋,明亮的眼睛和勤劳的双手。

家规之二:勤俭节约

周福仁

周福仁家规:贫困是资本,而不是障碍。

在地图上看,海城位于辽宁省南部,辽河下游左岸,辽东半岛北端,市内有平原,适宜农业发展;市内也有矿山,但在开采之前,对填饱人们的肚子没有任何作用。

西洋集团董事长周福仁就生在这个偏远山区里,父母没有文化,把对子女的要求写在条条框框里是不可能的,因此,周福仁小时候所受的教导都是自然形成的,正所谓“因地制宜”。

周福仁在家排行老二,兄弟姐妹四人。在周福仁10岁时,父亲溘然辞世,家里只有母亲一个人出工干活,缺少了劳动力,生活更是窘迫。

那是在上世纪60年代初期,全国都是低销量,吃粮食的时候很少,平时都是把玉米秆碾碎了,掺上棒子面吃。周福仁当时正在读小学,经常饿的走不动路,在村里总是能听见小孩子饿的哭声。

等到周福仁十七八岁的时候,早已经下地干活了。当时还是缺少粮食,主要的口粮是“菜团子”,萝卜缨子、白菜帮子剁碎,攥在一起,表面上糊些面,下锅蒸熟,这种菜团子在周福仁看来“非常难吃”。做菜团子时,锅里会熬些粥,也是水多米少。吃饭的时候周福仁经常说:“粥分我多少我吃多少,菜团子我就不吃了。”因此,经常被家人责骂:穷人家生了个富人。

到了1974年,周福仁22岁,他已经是村里的生产队长,当时全村人均收入只有67块钱,整个村子十分之一人口外流。

周福仁就生在这样一个贫困山村的贫困家庭里,然而,从小受到的教育却很严格,父母期望子女有所作为,稍有错误就棍棒相加。周福仁对此这样评论:生活标准不高,但要求很高。

周福仁小时候很淘气,那段饿肚子的时光过去之后,能吃饱饭了。周福仁经常活蹦乱跳的出去,爬树、掏鸟窝。当时那个村子里刚刚出现苹果树,这便成了周福仁淘气的主要目标,老想伺机偷个苹果。在外面调皮之后,经常被人家找上家门,少不了又挨母亲一顿打。

无论是小时候挨的打还是长大后受的责骂,周福仁都记忆深刻,他甚至说,如果我没有那种家庭出身,就没有我今天。因为贫困已经成为他的资本,而不是他的障碍。就像他经常和员工说的:我现在什么苦都能吃。

东三省的冬天可不饶人,没有御寒的衣服,但周福仁照样还得走路上学;小时候去打柴,100多斤柴都用脑袋顶回来,周福仁现在依旧念念不忘地说,现在个子不高,肯定和那段经历有关系。他就是在那种环境里成长起来的,现在或许也苦也累,但终究比以前好多了。

周福仁经常和子女讲这些事情,他也自信地认为自己的孩子肯定比在城市里长大的能吃苦,因为他们也是生在农村,小时候也干过活,也经历过山区里不易的生活。

对于孩子,周福仁认为,只要语言上加以引导,他们就会做的很好。而他小时候父母却是不讲道理的,只是打,周福仁悄悄改进了这一方式。

但无论是有钱还是没钱,周福仁节俭的习惯却没有改变。他出差从来都是坐经济舱,而不去做头等舱、公务舱。他的部下经常对他说,现在住宿、坐飞机、开车,都要选择和自己身份一致的,这并不是浪费。但周福仁的回答是:现在不管怎样,都比以前好多了,额外的花销没必要。他心里想的是:一定要为子女、为员工做一个榜样。

“台塑大王”王永庆对子女的教育是严格出名的。儿女们在美国的生活并不富裕,王永庆给的学费、生活费是刚刚好。因为觉得打电话太贵,王永庆和儿女沟通都是写信,从来不打电话。儿女回信,还要报告花了哪些钱,连买条牙膏也写上去。

世界上第一个亿万富豪洛克菲勒的节俭更是离谱。他经常不厌其烦地教育孩子们勤俭节约,每当家里收到包裹,他总是把包裹纸和绳子保存起来。为了让孩子们学会相互谦让,只买一辆自行车给4个孩子。小约翰长大后不好意思地承认说,自己在8岁以前穿的全是裙子,因为他在家里最小,前面3个都是女孩。

家规之三:凡事忍耐

王永庆

王永庆家规:“要忍耐”,凡事不要只看眼前,要看长远。

王雪红是王永庆的三女儿,顶着“经营之神的女儿”的头衔,王雪红却坚持不靠家庭,独立创业,唯一的经济支持来自于母亲送给她的一套房子,靠着用它抵押贷款来的500万新台币(合100多万人民币),王雪红创办了威盛集团。

不过,王雪红承认,每天三点钟起床,做毛巾操、写文章的父亲,亲身展现凡事要有毅力、有原则,对她的影响很大。父母最常给她的教诲就是“要忍耐”,凡事不要只看眼前,要看长远。

现在王雪红也有晨跑的习惯,每天坚持5点半起床,风雨不改,即使出差生病也无例外。王雪红解释说:“神一直告诉我,懒惰的人会很苦,你如果再睡,你的‘粮仓’就要被别人抢光了。”

王雪红正是靠着这股认真、坚持的劲头,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发展成全球三大芯片商之一,她本人也被封上“科技第一女创业家”的称号。

2001年,威盛遇到来自于英特尔的专利侵权诉讼,王雪红始终不肯低头,最终两年后威盛和英特尔达成了十年的交互授权协议。

王雪红在国外读高中的时候,王永庆每一两个星期就会给她写一封信,虽然那时候王雪红觉得爸爸的字又草,写得又深,实在很难理解,但王雪红把每一封信都细心保存,几年前重新翻过,有很多启发。

有时候,不用文字表达,父母的身体力行也能对子女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