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女肖秀兰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

相传在明朝的时候,我的家乡富平县有一个叫肖秀兰的烈女,今天小艳就给大家讲一讲她的传说故事。

说到十里村,王二狗的名号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啊!十里村,倒也不有方圆十里的地方,这地方几乎是与外面隔绝的,这里凡是家里有办喜丧的都会找到王二狗,帮忙出殡抬棺,而这王二狗也并不是什么风水算命先生,只不过是个游手好闲的家伙,凭着胆子大,硬是得到了村里一致承认的王大胆的称号。

肖秀兰是一个秀外慧中的农村姑娘,就在她结婚后不久,丈夫就病故了。秀兰悲痛欲绝,屡次哭晕过去。到了下葬那天,秀兰后再看了一眼棺材内英年早逝的丈夫,便默默的用剪刀“咔嚓”一声,剪下自己的一缕青丝放入棺内,心中暗暗发誓不再嫁人,一心一意的要为丈夫终生守节。

王二狗,爹妈死得早,也是靠着吃村里的百家饭长大的,记得小时候,和一帮村里的小孩在后山上玩耍,后来竟然遇到了一条碗口粗的长蛇,其他的小孩子都被吓得哇哇直哭,而王二狗确实天生的火气旺,硬是扔石头把蛇给吓跑了,长大了,王二狗也是一副游手好闲的样子,整天蹭吃蹭喝,一次和村里的一个壮汉打赌,在村后的乱葬坟里呆一晚,第二天众人去了一看,乖乖,这家伙睡得正香呢!旁边放满了大大小小的酒瓶,至此,王二狗在村里便出名了,村里人送外号王大胆。

埋葬了丈夫以后,秀兰整天以泪洗面,也无心梳洗打扮,就像个久病之人一样闭门不出的过日子。她经常怀念和丈夫成婚后的那些短暂而美好的幸福时光:丈夫是个农村秀才,他白天去田地里干农活,秀兰则在家中纺线织布做家务;到了晚上,丈夫便在油灯下刻苦读书,秀兰时刻陪伴在他的左右。

一日,王二狗正在家里逗狗玩,村里的张大婶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找到了王二狗家,说这张大婶子,平日里对王二狗还是不错的,于是王二狗一瞧来人,便急忙赶去问道,“婶子,出啥事了啊?咋哭的这样伤心啊?”

秀兰记得丈夫曾经对她说道:“娘子,我一定会刻苦读书,早日考取功名,让娘子跟着我过上好日子的!”秀兰却说道:“夫君,你有没有功名对我来说都无所谓。我觉得,只要我们夫妻二人此生能够白头偕老的生活在一起就知足了,平平淡淡的日子才幸福!”

张大婶子泪流满面,看样子家里有喜丧了,不然也不会来找王二狗了,都知道王二狗是村里包办喜丧的,张婶子好不容易缓和了一下,话语着带着呜咽声道,“二,二狗啊,我家小翠啊,死了!”

可叹如今,苍天无眼,可恨的病魔无情的夺走了丈夫年轻的生命,也夺走了她一个弱女子心中简单、平淡的幸福生活!当丈夫的尸身埋葬进厚厚的黄土里那一刻,秀兰感觉到她的一颗心也一起随着丈夫埋葬进坟墓里去了。她如今成了一个没有心的人,只能如同行尸走肉般孤零零的活在这个世上。

小翠,死了!听到这个消息,王二狗顿时也满脸发白,要说小翠,可是村里挺好看的姑娘,而且还是王二狗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未来老婆了,不过也只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可是王二狗记得小翠明明是去外地打工了,前几天才回来的啊,怎么这就突然死了呢!便好奇的问道,“婶子,你没逗我吧!小,小翠她,真的,死了?”后那一句死了,王二狗几乎不敢说出来。

秀兰的母亲看到女儿失魂落魄、孤苦无依的憔悴模样时,也经常一边抹眼泪,一边叹道:“我苦命的秀兰啊,你以后的日子该咋过呢?!”秀兰的父亲肖飞虎则不奈烦的对着老婆吼道:“哭哭哭,你一天到晚就知道哭,烦死人了!等她丈夫过了三年,我就找户人家把她嫁出去得了!”

“你个狗娃,婶子会拿这事跟你开玩笑吗?呜呜呜,我的小翠啊!”张大婶子这边又是哭的是天昏地暗的。

三年后,肖飞虎看见女儿情绪好转,脸上也逐渐有了颜色,再看看秀兰的弟弟妹妹一个个都将长大成人了,就决意给秀兰再找个婆家,让她不用再守寡了。

王二狗还是难以置信,毕竟小翠那么好的姑娘,突然却死了,“婶子,找过王伯看过小翠的尸体没有啊,到底是什么原因啊?”王伯可是村里妙手回春的大夫,地位简直是和王二狗是一样的。

于是有一天,他便非常客气的对女儿说道:“秀兰啊,你丈夫也死了三年了,你为他守孝三年也算仁致义尽了。俗话说:“良禽择木而栖”,你也是时候该为自己以后的人生做打算了。爹看你一个人孤苦无依,已经决定要再为你找一户好人家把你嫁出去。你也知道咱们家里穷,爹得了彩礼钱,也好托媒人给你弟弟说一门亲事,早日帮他把媳妇娶进家门。”

“别提那么什么王伯了,什么妙手回春啊,都是假的,假的,还说咱家小翠没病,无缘无故就死了!”张大婶怨道。

不料秀兰听后,异常坚定的说道:“爹,改嫁的事情,恕女儿实难从命!女儿早已发誓要为亡夫终生守节,至死不渝!您没有钱给弟弟娶媳妇,女儿愿意昼夜不停的织布卖钱帮助弟弟娶媳妇。”肖飞虎听后,立即脸色阴沉的说道:“秀兰,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说完就拂袖而去了。

“好了,婶子,我知道了,你找我就是想让我包办小翠的葬礼,放心吧,就是您不说,我也绝对是赴汤蹈火的!”王二狗拍着胸膛说道。

“明的不行,我就来暗的,不信她不改嫁!这个死女儿太倔强了,我还不是为了她好啊!”肖飞虎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气乎乎的自言自语道,因为秀兰的母亲去年已经病逝了。现在他在家里是一手遮天,便开动脑袋想起办法来了,他想啊想,突然想到邻村的王二狗是个人贩子,不如找他帮忙想办法把秀兰偷偷的高价卖给一户人家做老婆就行了。

“二狗,你是个好娃子,小翠这事就拜托你了!”张婶子哭着走了,“小翠啊,我的娃儿啊!你…..”

第二天,肖飞虎一大早就去邻村找到王二狗,并且说明了情由,两个人很快就一拍即合了。不一会儿,王二狗就把自己想出来的一条恶计说出来,肖飞虎听后赞叹的说道:“这个主意真妙啊!”

王二狗急忙跑到王伯家,此时王伯正好也闲着没事在家晒太阳,一瞧见二狗来了,便招呼道,“二狗啊,来的这么急,不会是替阎王爷给我送信吧!我这把老骨头,他老人家不叫,到时候我也会去的!”

三天后的半夜里,肖飞虎和王二狗两个人突然闯进了秀兰的房间,不费吹灰之力的很快就将熟睡中的秀兰用绳子捆绑好,并且马上给她的嘴巴里塞进一块破布。可怜的秀兰被惊醒后,只能怒睁着一双愤恨的大眼睛,嘴巴里发出一阵阵的“呜呜呜”的声音。

此时王二狗哪有心情开玩笑,走到王伯旁边坐下,便问道,“王伯,小翠是怎么死的?”

铁石心肠的肖飞虎才不管女儿的死活呢!他伙同王二狗一起趁着这个月黑风高的晚上,硬是把女儿塞进家门外边早已准备好的马车内拉到他乡,几经周折,后卖给了北里村的农民李老实。

澳门威利斯人官方网站,听到王二狗提到小翠,王伯也是顿然变了脸色,“张婶去找你了?”

李老实为人勤劳忠厚,但就是太老实,性格也有些迟钝木讷。秀兰恪守誓言,性情刚烈,多次想要逃出李家,但是每次都被李老实挡住拖回房间。李老实没有办法,只好将她锁在房间里。到了晚上,李老实才打开房门进屋,秀兰誓死也不和他同房。他只要一近身,秀兰就手执剪刀对着自己的脖子说道:“你若敢过来,我就死在你的面前!”

“你就别管了,快告诉我,小翠到底是得了啥子病啊!”

李老实面对着性情刚烈的秀兰毫无办法,只能断其吃喝,逼她就范。后他实在没有办法了,就叫来三四个自家人,夺掉秀兰手中的剪刀,捆绑住她的手脚,硬是给她的嘴里灌了一碗蒙汗药……

王伯叹了口气,“二狗,村里都说你胆子大,如果我跟你说实话,你会信吗?”

秀兰醒后,发现自己衣衫不整,便知道自己已经被李老实强行沾污了,顿时感到羞愧难当,便一头向桌子上撞去,当场就头破血流的含恨离开了这个世界!

王二狗也意识到了事情不大对头,好奇的问道,“王伯,跟我王二狗,您就直说吧!”

秀兰一死,就成了命案,县衙立即派差人捉拿了李老实。县老爷坐在公堂之上往下一瞧,发现这个李老实满脸的老实相,不像是个凶恶之徒,再一问他案情端底,方知秀兰属于自杀。县老爷心想,此案死者的娘家无人过问,况且又是自杀,便放李老实回家了,只是令其戴孝厚葬亡妻作罢。

“好吧,我的确是没和张婶子说实话,小翠她啊,是被吓死的,不过她尸体被抬来的时候,眼睛是闭上的,咱们这个村子前不着北,后不着南,几乎是与外隔绝的,村后边又是乱葬坟,小翠她啊,还能怎么死的,被鬼吓死的呗!”

到了秀兰出殡那天,几个抬棺人抬着棺材刚到墓地,忽然之间狂风大作,黑云压顶,紧接着,一声炸雷,棺木开裂,接着又一道电光闪过,秀兰的尸身竟然忽的腾空而去了。几个抬棺人看到这一切,顿时目瞪口呆,抱头乱串。

听到王伯这番话,王二狗这大胆的汉子也愣是被惊到了,“被鬼,被鬼吓死的,王伯,你可别拿我打趣啊!”

正在此时,一个须发皆白的老神仙突然出现在肖秀兰的坟墓前,只见他轻拂着手中的佛尘自言道:“尔等不必恐慌,她已成仙去了。”说完后老神仙便瞬间消失了。几个抬棺人这才长舒了一口气,遂即一起结伴回家去了。

“打趣?我都一把年纪了,至于跟你这个毛头小子开完下吗?小翠的尸体是被她父母抬来的,来的时候眼睛就是闭的,而且我还特意问过了,张婶子也说发现小翠的尸体时,眼睛就是闭的,当时还以为她睡沉了呢!你想想,哪有一个人被吓死之后,还用手把眼睛合起来的呢!”王伯一脸严肃的说道。

此后,北里村便有一个读书人写了一本《善书》记载着烈女肖秀兰的故事。书中开篇写道:富平县东南乡新出一案,北里村有烈女成了神仙。”据北里村的老人们讲,记载烈女肖秀兰的《善书》,他们村以前许多家都有过。

这下,王二狗心里顿时一阵凉意,“可是咱们十里村,这么多年来,也从来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啊!”

本故事独家授权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打开浏览器搜索

“咱们村后就是乱葬坟,难免会有不干净的东西,张婶子既然找你料理小翠的后事,你还是小心为上吧!”

美女鬼姐姐夜夜爬上我的床,害得我都肾虚了…

此时小翠就躺在了棺材里,面貌依旧是那么好看,王二狗怎么也没想到,再见到小翠的时候,会是这么个场合,后事办理的很顺利,小翠也被埋葬在了村后的乱葬坟里。

我给枉死的人配阴婚,不小心触碰了阴婚禁忌…

晚上,王二狗拿着一瓶酒,醉醺醺的来到了小翠的坟前哭诉,“翠啊,你可知道啊,在哥的心里,你一直是好看,漂亮的,曾经哥还盼着以后能娶你当老婆呢!没想到,呜呜!”说到这,王二狗哭了起来。

待到了半夜,王二狗准备回去,可是没走几步路,却听见后面有响动,他回头一望,没动静,又往前走了几步,后面又有动静,回头一望,还是没事,这一次,王二狗突然转过了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