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夜之九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

第九章、落魄而归
陈放的一回来,原本平静的家蒙上了一层冰霜。这层霜能化开吗?能结冻吗?一切都在发展,一切都在变化。就象这个动感的世界,突然被蒙上一片乌云似的,想拨都拨不开。阳光里的笑声骤然的停止,给人带来的是不幸的遭遇。
陈放真的是放不下李珊吗?他自己清楚。也许有点这层意思,也许没有。因为现在他非常的失落,几乎弄得自己一无所有。那些在他身旁的女人,都象麻雀一样不翼而飞,只留下他一个孤单的自己。在这几年他的变故可大了,因为自己的不检点,被人家女方告到他的公司,而且还影响很坏,公司决定开出了他。他从此就一蹶不振,整天的以酒消愁,也不听父母的劝解,他父母也被他这样破罐子破摔都给气死了。他所挣来的钱也都在这些年花在了那些女人的身上,自己现在所剩无几,将只能维持生活。
他整天都无所事事,简直就成了一个颓废的人。那些他曾经喜欢他的女人,都离开了他,还把他弄得家破人亡。他真的得到了应有的报偿。他能愿谁呢?那不就是脚下的泡自己走的吗?他现在真的是一无所有,就连自己的生存都没有了保障。一个曾经风流一世的高级知识分子,一个高学历的研究生,今天弄成这个样子,不是自己咎由自取吗?
面对这一切的变故,真的叫他始料不及,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落魄成这个样子,自己想振作起来,可是还是振作不起来,就象自己彻底的完蛋了,没有能力了。
他无望的看着天空,但又能看到什么呢?天空还是原来的天空,而人却变得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一度的低迷,一度的沉沦落魄,叫他在这里真的无法生存了。
他无奈的又看了看这片天,很无奈的抽打自己的嘴巴,自言自语的说:“完了,全完了。”
他究竟还能到哪里去呢?他真的没有办法了,这些年自己愧对李珊,可是自己还能回去找她吗?人家早已都改嫁了,还能承认他这个自甘堕落的人吗?他也没有了别的去处,只有哪里才是他唯一的家。
他彻底的对这个大都市绝望了,就象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他无奈的踏上回往北方的列车,回到了他还存有一丝希望的家。
在他回到那个叫他魂牵梦绕的地方,那里还是当初的样子,一切都没有变。可是哪里知道,这里是李珊保存美好记忆的地方,也被他这个畜生给玷污了。他又抽了一下自己,这时哪有疼痛感了,就象自己麻木的连这里都忘了。
他看着屋里的一切,想到了那些与李珊度过的美好岁月,他潸然的掉下了泪滴。他一下趴到那曾经他们在一起相爱的床上,抱着被子已经是泣不成声了。他真的在此刻好想好想李珊了,可是现实却都被他泯灭了,他一边哭着,一边蹬踹着,就象在这里发泄,是应该的,是自然的。
他曾经对李珊不就是这样吗?完事之后就甩手走了,把这里的一切磨难都留给了李珊,而现在他还要重蹈覆辙,还能旧戏重演吗?
他真的是那样,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大混蛋,也彻彻底底的是一个大流氓。
往日的恩怨情仇现在真的叫他厌倦了,他傻呆呆的躺在床上,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眼勾勾的瞅着那天花板,已经低落到何种地步。
他躺在那里就没有起来过,他真的不能再活了,他想到了死,就是死在他曾经和李珊在一起做爱的床上,这辈子也值了。
他真的这么想,也是这样做的。
正赶上今天又是一个星期了,李珊现在因为家中忙,再加之自己也有了家,就不方便到这里来,她决定一周来一次,偷偷摸摸来到这里打扫一次。当她一打开房门时,面前的一切把她惊呆了,陈放躺在床上,象回来很久,他已经饿得不省人事,她赶紧把他抱起,在他的耳边呼喊,他才从死亡的边缘被喊了回来,他慢慢的睁开眼,模糊的看着抱着他的李珊,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就一下头一偏,又死了过去。李珊这下可慌了,知道他是饿昏过去的,就急忙在屋里找来了一些冲剂冲好了给他喝,当喝下这些后,他又被她喊醒,一了解他是回来找她的,他此时落魄成这个样子,真的叫她好心酸。她也埋怨他为什么不回来找她,他也把实情和她说了,自己是怎么的花心才酿下这个苦果,自己现在已经无家可归,只有跑回死在这里算了。
李珊一听到他这么遭遇,也恨他不争气,没有骨气,都是你自己咎由自取,你还能愿得谁?
但再一看到他这个样子,她也心疼。不计他是她曾经喜爱过的男人,她能狠心的就撇下他不管吗?
她只能这样,她狠不下那种心,就再次原谅了他,那样的照顾起他,呵护着他。
这就是这个女人的本分,这就是这个女人的责任。 待续

第七章、无法抉择
再说陈放动手打了李珊一巴掌,真的打在了他的心上,他真的不知道怎么的,一时就控制不了自己打了她,他感到是那么的后悔和自责。他看到被打怕的她,象一一只小母鸡蹲在床下,真是可怜,就把她扶了起来,很不耐烦的说:“你穿上衣服走吧。”她委屈的看了看她,象一个害怕的小猫一样,穿上衣服灰溜溜的走了。
她走了以后,陈放一个人躺在床上想着发生的一切,他想李珊要和他一样该多好哇?他能光明正大的把她娶过来。可是他们俩相差太悬殊了,家里一定不会同意。他也自责自己太不检点,就是管控不了自己,还那样的在外面沾花惹草,可是他一想,他也不是全为了满足自己,而是有时太想李珊了,就拿别的人替代一下,虽然他的人和她们在一起做爱,可他想的竟是李珊的身影,他是那么的忘不了她,她对他太重要了。
他一想到这些,就情不自禁的打了自己一下,心里真是苦。自己喜欢的女人不在身边,真是一种痛苦的煎熬。可是他也不全都是这样,他也承认自己好色,可是哪个男人见到漂亮的女人不动情呢?其实他的想法够扭曲的,他一度的宽慰着自己,一度在找推脱的借口。
他看着屋里凌乱的一切,心里好不是滋味,感觉到自己有些太过了,很对不起李珊,她实在为我付出得太多了。
他立刻穿上衣服到外面去找她,可是不知道她跑到哪里?
外面的风刮个不停,外面的雨也下个不停,他绝望的寻找着,可一切什么也没有找到,她究竟能去哪了呢?
他很无助的看着天空,任那冷雨在扑打自己的灵魂和身心,他好叫自己清醒清醒,也许这就是好的办法,也许这就是他发泄自己悔意的一种解脱。
他木讷在雨中,叫那冷雨抽打自己,厮打自己,觉得有些舒服。
李珊在大娘家又住了一晚,也好的差不多了,嗓子也能说出点话了,就和大娘说:“我该走了,要不我家里人该惦记了。”
她说得一点也不假,就在她下班没有回来,她妈就觉得眼皮一个劲的跳,就不放心的叫他爸给她单位里挂个电话问问,到底怎么回事,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他爸给她单位挂完电话,对她妈说:“咱们闺女就没有上班,到底去到哪了呢?”他爸心急如焚的说。
要不你到邻居家打听打听,或者找她们的同事问问。她妈在念叨着,急得在屋里团团转。
眼看都要两天没有音讯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咱们该报不报警。
他爸说:“在等等吧?我总觉得没有什么事。”
就在他们老俩口无法决断时,李珊回来了,象是很疲惫,而且嗓子还哑了,这可吓坏了他们俩。
她妈问她:“到底出现什么事了,是不是谁欺负你了。”
李珊一下委屈的扑在她妈的怀里,她只是哭,也不愿说出这件事。
他爸在一旁急了,是谁欺负你的,我去废了他。
“爸,你别这样,我没什么?只是我好难受,一会就会好的。”
她爸看她不愿说,也不好意思去问,就给她妈使了个眼色,叫她妈和他一起出去,让姑娘好好静一静。
李珊这次真的没有想到陈放能打她,而且还是当着那个女人的面打她,她很委屈的摸了自己的脸一下,从小就连她的爸爸妈妈都没舍得打她一下,她又委屈的哭了,哭得是那么的泣不成声。
她也恨自己,为什么爱上这样一个男人,而且还是这么不负责任的男人,她太委屈了,可是又能咋办呢?从小他们俩就在一起,可是现在他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她很不理解。
也许是条件和社会把他变成这个样子的,她真的无法理解。
难道男人都是这个样子吗?天底下就没有一个好男人了吗?
她在不解的思忖着,也在不解的想象着。
现实就摆在了她的面前,她是选择离开还是和他继续下去,她真的无法抉择和割舍。
她有些无助了,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悲伤的又哭了,又哭得那么的伤心。
待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