榕树下的爱_哲理励志_好文学网

三代 作者:李煜 三 代 一、回忆 B:站在榕树着等待爸爸回来。。。。。。
A:扛着锄头刚从地里回来,B扑了上去。 B:“

五月,正是云南多雨的季节。蒙蒙细雨过后,树间云雾缭绕,天边的彩虹仿佛是孔雀开屏时的尾巴。五彩的缤纷在云雾里将人带入梦一般的仙境……

三代作者:李煜 三 代 一、回忆 B:站在榕树着等待爸爸回来。。。。。。
A:扛着锄头刚从地里回来,B扑了上去。B:“爸爸、锄头沉吗?”A:嗯了一下!B:爸爸、我帮你拿吧?A:走到榕树下,放下锄头,累坏似的坐了下来。B:很懂事地给A按摩背部。A:不用了,等你长大了,爸一定让你读书认字,以后就不用扛着锄头。B:抚摸着A的胡子。“我以后多多读书认字,让爸爸也不用扛锄头了。呵。。。”呵。。。说完拔了A的胡须跑了。A:“好小子,敢捉弄老子”,追赶着B围绕着榕树嬉戏着。B:跑了回家。A:扛起锄头“小子等等我!”
二、家里 饭桌上摆着半个白切鸡。A、
B:围坐着。A:“家里唯一这鸡给宰了?”妈:“嗯!还有一半搁着等明天再吃。”A:夹起一个鸡腿放在B碗里。小的,吃个鸡腿吧!B:拿起鸡腿咬了一大口,慢慢地嚼着。A:好吃吗?B:点了点头!A:那你喜欢吃吗?B:嗯!喜欢,我,喜欢了,以后等我有钱了我要买好多好多鸡腿给妈吃给爸吃。全家开怀地笑着!
三、家里——残旧A捧着一本相册在发呆着。。。。。。。
四、榕树下C:站在榕树下等着爸爸回来。。。。。。B:开着摩拖车从县城里回来。。。。。。C:扑了上去。B:拖着C上车,扬长而去。C:爸我也要学开摩拖车。B:臭小子,没出息,学这玩意干嘛?等你长大后考个大学博士什么的这时候呀,开轿车去。
五、家里——现代饭桌上摆着一个大肥鸡。B、
C:妻子围坐着。B:夹了一个鸡腿放在C碗里。“给吃个鸡腿!”C:咬了一口“爸,我不想吃,太腻了!”B:不想吃,不想吃等会就扔,反正也没有爱吃。C:正欲想扔到垃圾桶,妻子及时阻挡着。妻子:“不有扔掉,把它给你那犯痴呆症的老爸吃吧?反正咱们吃不了,也做个顺情孝子吧!
儿子,等会端给爷爷吃,但不能太靠近他哦!免得传染什么病给你。”
六、家里——残旧C聂手聂脚的端着鸡腿走进家门,见爷爷在发呆就悄悄的放下鸡腿,怕鬼般似的撒腿就跑。因跑太急,顺便把门道给关上了,“啪”的一声巨响。A坐呆中惊醒过来看见桌上的关边鸡腿立刻从口袋里取出个手帕小心翼翼地把它瘰了起来。然后持着拐仗踏着艰难的步伐出门了。
七、路上A:碰碰磕磕地行走着。不小心把手损破,鲜血直流,艰难爬起继行之
八、家里——新A:拍打着门,妻子C迎了上来。B:开门都快下雨了,吓了一跳,爸你来干嘛?要是你出了什么事村里人会怎样看我?“责怪AA:慢吞吞从怀里拿出鸡腿,慢慢打开递给B:A:给你喜欢的鸡腿。B看着父亲手里捧着的鸡腿,鲜血不止地流,脑里回忆以前那幕,泪水慢慢地溢了出来。
“爸”一声长喊,B跪在地上猛在地上磕头,我对不起你!我不配做你儿子!A:扶起B三代站在榕树下,深情地看着它。

恰恰就是这个美丽的季节,也正是榕花盛开的季节。微风吹过,那高大的榕树树冠轻轻的摆动,一朵朵美丽的娇小的榕花就纷纷抖落。在空中连成一片红色的花墙,水汽在树冠上慢慢升腾,让人仿佛缠绵在母亲温柔的怀抱中……榕树轻轻的洒下满地的情殇,也在不经意间抖落了一个女儿沉重潮湿的回忆…..

十二年前,也就是女孩儿五岁的时候,她就是从这棵警属大院外的大榕树下被妈妈接走的,女儿依稀得记着:离别时除了父亲的战友们来送别自己,她所满心期盼的爸爸却没有露面。

要走了,女孩儿望穿了父亲常走的那条路也没有看到爸爸矫健的身影的身影。从此她再也没见过爸爸,一直和妈妈搬到了离大榕树不远的一座老旧的屋子里。

其实,在女孩的记忆中,爸爸的印象不是十分清楚了。只是还依稀的记得,爸爸经常穿着一件帅气的深蓝色的警服,英姿飒爽。爸爸的眼睛有云南男人独有的深邃和多情,仿佛一眼就能洞穿任何人心底的活动似的。爸爸的个子好高好高!她总喜欢让爸爸把她举过头顶摘星星。多少次,爸爸带着她在榕树底下默默地等着一个叫妈妈的人。院里的其他警察经常看见这对父女在大榕树的树荫下开心的笑着……

高大的榕树啊,你承载了多少女孩儿和父亲之间美好的回忆呀!

但是说实话给女儿印象深的还是爸爸深深的眸子和那对笑起来十分醉人的酒窝。

有一次,爸爸的战友罗叔叔逗她说:淘气丫头,怎么老是缠着你爸爸呀?别哪天把你给丢喽!到时候找不着爸爸,又得哭鼻子了!

“不会的!”女孩儿十分肯定的回答道:“我能够一眼找我到爸爸,因为他有好深好深的酒窝,阿姨没有,叔叔你也没有,只有爸爸有!”

“呵呵,这女娃子…..”

女孩儿对于父亲的回忆仅仅就是这些,尽管女孩儿曾经无数次绞尽脑汁努力地想记起更多关于父亲的记忆,但是没有!仅仅只有这些。可怜的是,家里边也找不到一张父亲的照片,仅仅还有一套爸爸穿过的警服。

她问妈妈,妈妈说爸爸临行前走得太急,所以就没来得及照相。每次说完这句话妈妈就会沉默下来。而那套警服,总是被妈妈宝贝似地叠得整整齐齐的放在衣柜里。每逢艳阳天就又拿出来晒晒以防虫蛀。

女孩儿在心底曾经无数次的呼唤着父亲,她多么希望爸爸能够回到自己的身边,多么希望那双明亮的眸子和醉人的酒窝能够再次闪现!

云南的山虽然不是很高,但是在夜里却十分的寂静。空荡荡的屋子里,女孩常常被噩梦惊醒。当她大声地喊着“爸爸”抱着妈妈哭时,她大声的问:“妈妈,爸爸到底去哪里了?”

“他…他去外地出差了,你忘了?爸爸是警察,要抓坏人的嘛!”妈妈说。

“那爸爸什么时候回来看阿月,我想爸爸!”边说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妈妈,谁看着都心疼。

“我…也想爸爸。不过,也许…也许爸爸明年就会回来看阿月了”母亲尽力露出浅浅的微笑。

于是,每年的年底是女儿高兴也是担心的日子。女儿总是捧着红红的奖状在榕树底下等着那身熟悉的警服……

窗里,女人泪流成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