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仗时再喊我回来!”

原标题:后一战是决战

人民军队的每一次重大转型,都离不开无数军人的默默转身。
随着我军领导指挥体制改革的正式启动,近段时间以来,许多战友的手机被“告别”刷屏——告别总部,告别军区,告别老部队,告别熟悉的城市,告别朝夕相处的同事……“告别”两个字,饱含了多少不舍,又寄予了多少希冀!
军装是军人的皮肤,脱下军装就好比脱层皮,这种刻骨铭心的痛,只有当过兵的人才懂。是啊,一生戎装一生情,我献军旅以韶华,军旅赠我以回忆,有一个可以祭奠青春的地方叫老部队。
李大钊曾经说过:“人生的目的,在发展自己生命,可是也有为发展生命必须牺牲生命的时候。”打仗需要流血牺牲,改革需要不流血的牺牲。曾记否,当年王震将军率10万大军解放新疆后,部队就地戍边垦荒,组建起一支“不穿军装、不拿军饷、永不转业”的特殊部队?曾记否,1985年昆明军区被裁并时,将士们还在前线与敌激战?曾记否,1998年长江抗洪期间,即将撤编的“沙家浜团”团长王纪凯,请命守在最险段,率先立下“生死牌”?他们用对党的无限忠诚作出最响亮的回答:军人就像上了膛的子弹,一旦扣动扳机,就当呼啸而出、直奔靶标。
人民军队履行的使命之路,一直承受着涅槃之痛。裁军100万,50万,20万,30万,这些绝非枯燥冰冷的数字,而是有血有肉的官兵个体;不仅涉及军人本身,更涉及妻儿老小。军人牺牲岂止在战场!面对改革这场历史性大考,你们有担忧,却没有怨言;有顾虑,却没有犹豫。你们宁可让自己的发展遇到天花板,也不让军队的发展受牵绊;宁可让自己受委屈,也不愿给组织添麻烦;宁可让自己重新来过,也不让军队止步不前。你们从心里喊出这样一句话:“惟愿我们的转身,成就军队的转型!”
转业绝非谢幕退出,而是转身再出发。现代社会,虽然分工越来越细、专业要求很高,但对人才的核心要求是一致的:“忠诚、干净、担当”的品格,不仅不会过时,反而愈加珍贵。在新的工作岗位上,你们一定能传承军队的好作风,干出军人的好样子,再为军旗争气争光!
留下来的,要对得起离开的。调整整编后,军队将更加精干高效,真正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一个岗位一条线”。我们肩上的使命很沉、担子很重,干不好工作、干不出名堂,何以报答组织的充分信任!
“打仗时再喊我回来!”多么豪迈的话语,多么潇洒的转身!“送战友,踏征程,耳边响起驼铃声!”亲爱的战友,一路多珍重!穿不穿军装,强国强军的路上,我们依然风雨同舟,并肩奋进!

引滦入津的功臣——铁道兵某师,在百万大裁军中被撤销建制。作为“引滦精神”的重要创造者,他们把撤编作为后一战,誓言“干出第一流的成绩,撤出第一流的水平,交出第一流的摊子”。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每一个与军号相伴的日子都是冲锋。如果说踏进军营是军旅人生的首战,那么告别军营则是军旅人生的决战。

首战不易,决战更难。这是理智与情感的较量,这是自己与自己的博弈。越是对自己的部队充满感情,越是对身上的军装充满不舍,越是不愿走、不愿撤。当年,有位团政委宣读集体转业命令时,头一句“根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决定”,念了3遍,下一句话却梗在喉头,硬是念不下去。

然而,正是这份感情、这份不舍,让他们迅速用“怎样撤”的理智战胜“不愿撤”的情感,用“走是需要”的新理说服“留是需要”的老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