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之人吓鬼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

“你死了,就必须要遵守我们鬼界的规矩。”一个羊咩子老头严肃的拂了拂他的羊咩须,“一不能再有人的行为举止,二不能对前辈无礼,三必须要以一个鬼的姿态去人间作恶,懂了吗?”

月夜。

你的第二条就完美性的反驳了第一条规矩。

我没能等到救护车来到就已经命归黄泉,在凌晨两点半。

我撇撇嘴,毕竟是新死的鬼,人家说啥就是啥吧。

我听得到自己脑袋碎裂的声音,和膝盖被踢断的声音不太一样,疼痛感也不一样,但是加起来就预示着我今晚要去见阎王爷了。

不过,第三条又是什么鬼?

三十分钟之前我体格健壮,这得益于常锻炼的好习惯,这习惯使我拥有一身牛高马大的肌肉,谁也想不到,这身肌肉即将变成一滩烂泥。

“为什么要作恶?”我困惑的问,这不是有损阴德的事吗?我这么一来,还能不能顺利的投胎都是一个大大的问题。

夜跑五公里结束,我正往家慢跑回去,看到三个混混在抢一个女生,她很瘦弱,也很漂亮。尽管她并不是我所喜欢的类型,可我依然伸张正义,把小混混打得落花流水。他们逃走的样子令我感到自豪,那一刻自觉是花和尚附体,终于也成为了一个打抱不平的好汉。

“我们是鬼,已经不是人类了,平日里当人类被欺负得彻底,今日总算轮到我们威风一回了,你说,我们能放过这个机会吗?”羊咩子老头眯起算计的两只小眼睛,颇有坏人作恶前的经典奸笑声。

我把她送上出租车,转头往家走。我打电话给大海,叫他来我家喝酒,我干了一件好事,总喜欢和大海分享,因为他也是个好汉。

“到时候我会不会不能投胎?”我抓抓脑袋,为难的问。

离家三百米,身后停下了一辆面包车,下来六七个大汉,也许他们已经跟了我一路,可我没发现。我开心的时候一定会疏于防范。

此话一出,羊咩子老头脸色顿时一沉,伸出骷髅似的五指在我面前抓了一下,哼哼的道:“怎么就不能投胎,你想多了,大胆的去做吧,记住,必须要将人类吓得脑溢血或者心肌梗塞反正死了就行了。”实在是想不出更好的科学用名,他只好随便敷衍了我几句便将我打发走了。

带头的光头不等我同意,冲上来朝我脸上挥了一拳,被我脚快,踢到他肚子上,解了一招,接着一个光膀子的长发挥舞着棍子向我劈来,我猜他想劈开我的脑袋,却被我干倒在地。

“心肌梗塞是什么意思?”我充当好奇宝宝问。

当时我得意忘形
,将他按在地上,打算用来要挟谈判,可没等我开口,脑袋上就被人敲了一棍,一阵眩晕使我倒在地上。接下来就是拳脚相加,还有铁棍敲断左手的清脆声。

“我怎么知道,电视小说都这么说,我也就这么说呗,这有什么?”

我被揍得动弹不得的时候,他们把我扶起来,靠着一颗桉树坐在马路边的路缘石上。光头拿出一把明晃晃的刀,我已经无力躲避,所以白刀子进了我的肚子。它可能是第一次见血害羞,抽出来时变得通红,就像十七岁少女脸上的红晕。光头把涨红了脸的刀在我衣服上擦了擦,刀子褪去了红晕,又闪着白光。

“我知道。”我得意的卖弄,“心肌梗塞是由冠状动脉闭塞而引起的心肌的梗死。”

他们上车逃走不久,大海来了。他问我,是谁干的,我说不出话,只是轻轻摇头。他说要为我报仇,我伸出剪刀手表示支持,同时问他要了一支烟,美滋滋抽起来。这是我这辈子抽过最好抽的烟。

“知道还问我?”被气得老脸都要掉落地上的羊咩子老头终于忍不住,一脚将我从这阴暗幽深的空间踹了出去。

大海想和我说些什么,可我没有力气说话了,我知道自己命不久矣。

好吧,不得在前辈面前卖弄。

烟蒂熄灭的时候,我看到周围围上来许多孤魂野鬼,有鸡鸭鹅狗猫,老鼠蝙蝠蛇,当然人的鬼魂也在内,它们在吸我的血,它们贪婪的样子使我三魂悠悠七魄荡荡。因为心慌我又问大海要了一支烟,果然它们怕火,烟刚点着,就吓得躲远。可是我吸了两口,就开始咳嗽起来,嘴里吐出的血把烟熄灭了。

斜了眼寂静的四周,我头疼的挠挠头,刚好一辆出租车经过,我大喜过望的化成人型拦住了他,脚不沾地的上了车。

孤魂野鬼更加肆无忌惮,它们知道我快要死了,阳气越来越弱,争先恐后钻进我嘴里吸允起来。它们堵住我的喉咙,令我无法呼吸。

司机是一个中年胖子,也不知是天生的还是因为坐久了,反正我敢肯定这家伙不可能是因为有钱而有的脂肪高。

大海看到我张嘴瞪眼,也没流泪,他果然是个好汉。

“这位乘客要去哪里?”司机心情不错的按开了柔和而悠长的音乐细细的听了起来。

我感觉自己身轻如燕,我的鬼魂飘了起来,旁边的孤魂野鬼见此也开始欢呼雀跃,因为现在我的尸体已经成为他们的盘中餐,任由他们摆布。可怜的孤魂野鬼,一顿吃我饿三天。

“阳光墓地……”为了有鬼相,我特意将自己的声音变得阴沉沉的。

他们说:“你惨死街头,不得善终,还有七天的时间可以投胎,快去吧,晚了就和我们一样变成孤魂野鬼啦。”

一开动引擎,车子“卡啦”晃动了下顺着风呼啸着向阳光墓地而去。

我拦下鬼出租车,司机说:“兄弟,死的好惨,免你车费了。”

“哦,这是把(如热能、化学能、核能、辐射能和升高的水的势能等形式的)能量转变为机械力和运动的机器,即发动机,又称引擎的通俗用名。”

我刚到阴间,各种鬼就轮番请我吃了三天的酒,吃得我竟有点对阴间依依不舍,第四天早上,我抱拳对鬼好汉说:“各位好汉,感谢款待,不过我要去投胎了。”

我沉默了一阵,没话找话的跟司机唠嗑起来。

鬼们通情达理,和我依依惜别,他们说:“好汉慢走。”

也许是我个鬼的性格太过沉闷,从镜子里看见司机的嘴动了动,又闭上了,一声不吭。

鬼界大如天,我往北而去,中午遇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鬼,他坐在路边摆摊,摊子写鬼算子,或许他能算鬼命。

是我的话题太过直观,达不到共鸣吗?

他拦住我:“壮士留步!”

“你觉得人死后的俗称魂魄的会不会转化为另一种形态继续存活着?”

我说:“我赶去投胎,时间不多了。”

“这世界上是有鬼的。”好半晌,司机才幽幽的搭话。

“壮士知道我是谁吗?”

“嗯,我相信。”因为我就是鬼。

我摇了摇头。我甚至懒得和他说话,希望他早点说完废话,我好赶路。

“见过。”我、羊咩子老头。

要不是他抓住我的手,我已经远走高飞。

“是……这样吗?”忽然,一张完全干净的脸突然的从前座探了过来。

“我就是你梦到过的白发苍苍的老爷爷,命里注定我们会有一面之缘。”

我指的完全干净是没有嘴巴、鼻子、眼睛,干净得连一根毛孔都看不见。

“请大师长话短说,我急着转世做人,十八年后继续行侠仗义。我的时间不多了。”嗯,我是有一点点耐心,但是不多。

车厢内仅开了一盏小黄灯,柔柔的光束洒在他的脸上,诡异的气氛顿时如倒地的开水,瞬间扩散开来。

“你没法转世投胎了。”

我吓得当场愣住,连叫都叫不出来。

算命老头我见过不少,我知道他的意思。

“哈哈哈,上当了!上当了!!”司机像孩子似的哈哈大笑,赶紧一摆方向盘,吸了口气,“差点撞上了。”

“大师,我惨死街头,现在身无分文,等我转世成人,给你多烧些冥钱。”我看得出来,他肯定是个贪财的家伙。

“臭小子,竟然敢不给钱就走了,下次别让我碰见你。”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已经不是男人了,性别对不上,没法投胎。”

飘忽在半空的我抽了抽嘴角:“呃……你不应该关心一下我是怎么出来的吗?”

惨死后还遭言语侮辱,老头坏了我心情。我的耐心仅此而已。

算了,这个有点神经质,我再去找别的女孩子试试吧。

“我尊老爱幼,不和你计较。”我扭头要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