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心读“福”

中国年,中国红,家家“福”字映门庭。祈福报,弘福愿,百姓心中长明灯。我是军人,隔营帐而望市井,观“福”,话“福”,别是一番古今慨叹,别有一种家国况味。

龟虽寿 曹操

神龟虽寿,犹有竟时。

若为中国选一种吉色,莫过“红”色。若为中国百姓选一个吉字,莫过“福”字。

螣蛇乘雾,终为土灰。

若在中国的吉祥年景里行走九州,若在广大的世界漂泊游荡,再显赫的门第,再贫寒的人家,无不笼罩在这“福”字的温暖光晕里。再功成名就的达人,再平凡无闻的过客,无不怀揣着这“福”字的温情暖手焐心。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中国红,中国福。“福”,这个汉字,最中国。

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福”字,在甲骨文里就有,那是两手捧着酒坛把酒浇在祭台上的象形,那是古时祭祀时的影像。细细思量,这影像才是中国最世道人心、最高天厚土的图腾。

盈缩之期,不但在天。

祭祀何为?无非祈福。中国的古人把对上苍和大地的祈求,归为“五福”:寿、富、康宁、攸好德和考终命。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长寿、富足、健康、崇尚美德和得其善终。

养怡之福,可得永年。

从什么时候开始,中国人以此为福呢?从什么时候开始,中国人以福为梦呢?

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从《尚书》开始。《尚书》中的《洪范》篇最早记载了“五福”。《尚书》诞生在什么年代呢?旧说是箕子向周武王陈述的“天地之大法”,现代文献学认为系战国后期儒者所作,或者是作于春秋。

《龟虽寿》是曹操写,当时他已五十四岁了。

千年智慧,泽被百代。一个“福”字,道尽人心、家愿、国运。

“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腾蛇乘雾,终为土灰。”

一个福字一个家,万千福字是中华。这个字沉淀在中国的基因中,内化于心,外化于行,千百年来奠基着中华文明的历史河床,塑造着中华民族的文化品格、精神内核。

这四句托物起兴,兴中有理,以神龟和腾蛇为喻,说明世上一切事物有生必有死,有是从道德经的角度来看。“神龟虽寿”,说命长;“腾蛇乘雾”,言技高,不管命有多长,本领多么高,最后都逃不掉死亡。

这个“福”字,从春秋走来,走到今天,走向明天。2012年11月15日,中国共产党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常委首次集体与中外记者见面时,习近平总书记这样说道:“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

死亡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平等的,但是得看你的态度

什么是美好生活?无非一个“福”字。什么是中国执政者的奋斗目标?尽在人民的一个“福”字。这个贴在中国门楣上的“福”字,传递着中国风范、中国力量、中国希望,诠释着亿万人心中的中国梦。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千里马已老,且又伏在槽枥之间,可是它不因年老而衰疲,不因不在草原而意懒,还是“志在千里”,这就显示了千里马的力不从心。这两句是比喻,是为了引发出“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烈士暮年”和“老骥伏枥”相呼应,“壮心不已”和“志在千里”相映照。曹操这时已击败了袁绍,准备一统天下。

军旅如何观“福”?如果说家国人生之愿,可从一个“福”字道来,到了军人这里,便有了更深的诠释与凝思。

这四句是全诗的意旨所在,也是一直为人称道的地方。前四句比较伤感,而这四句就是一个转折,鸣奏出昂扬之音,突发出慷慨悲凉之情。由此可见,曹操显然主张有生之年积极创造,建立功业。

且看古时行武之人如何说“福”。名将如林,我们且来看大名鼎鼎的曹操曹孟德。孟德名诗《龟虽寿》云: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腾蛇乘雾,终为土灰。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盈缩之期,不但在天;养怡之福,可得永年。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盈缩之期,不但在天。养怡之福,可得永年。”

曹孟德诗中“福”字,在“养怡之福,可得永年”中。什么意思?与上一句合在一起,意思是说,人的寿命长短,不只由上天而定,而要自己有善养之德,方可益寿延年。

人总是要死的,但寿命的长短却有不同,这长短之期,不仅仅是天命决定的,还掌握在人自己的手中。如果注意身体那就可以延长生命。诗人在此好像讲养生之道,其实他有一种种不服老、不信甜蜜的人生态度。

这首诗,写于公元208年。这一年,曹操53岁。这一年,曹操刚击败袁绍父子,平定北方乌桓,踌躇满志,乐观自信,充满建功立业的豪情壮志。已经53岁的曹操,此时想起了自己起于卒伍的马背人生,沧桑萦怀,感慨系之。下笔就感慨人生如白驹过隙:“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腾蛇乘雾,终为土灰。”

诗的最后按乐章尾声的格式写上“幸甚至哉,歌以咏志。”表面赋诗明志之意。

而观察他写“福”之时,须再往前看一句:“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老骥,暮年,不可谓不感慨。53岁,古时已算高龄,此时感念一己之福可得永年,亦不为过。

而我们虽然还小,但是我们也不知自己多会要死,可能是下一秒,也可能是几十年。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吃喝玩乐?然后白白的度过了几十年一丝不挂的离去。为什么不干一些有意义的是想曹操一样名垂青史,让后人惦记。所以从现在开始做好有意义的事

然而,难道曹操这位世之枭雄所说之福仅指一人之福、一人之叹?非也。这个一生内心都充满壮怀激烈之人笔下的“福”,一定指向社稷苍生,指向更宏阔的宇宙人生。

曹操出身宦门,而当时,阉宦专权几将汉家江山碾作齑粉。宦门,已经成为逆历史潮流、以天下为敌的众矢之的,无论有识之士,还是贩夫走卒,皆恨之入骨。曹操自幼胸怀大志,然而面对自己出身的阶级和江山社稷之间的矛盾,他唯有作出非此即彼的抉择:随波逐流,还是愤而背叛?曹操年少时即已看透,给予他一时荣华富贵的身世,同时也是将汉室江山推向深渊的根源。坐享一时之清福?还是以天下为念易帜倒戈?曹操选择了后者,选择了追求理想抱负的光明之路,也选择了一条布满生死考验、血腥荆棘的苦难之路。或者可以说,这就是一条弃一己之福,寻天下之福的路。

知福兮?弃福兮?弃“小福”乎?寻“大福”乎?

这问号,一定盘桓在曹孟德心头久久不去,叩问着生逢乱世、心怀沧海的英雄少年。

天下英雄谁敌手?曹操一生戎马,上马击敌,下马草檄,文治武功流芳百代,是中国古代军人中的英雄豪杰。他对“福”的感慨,当是世代军人的一脉心香。

人们常说,军人“忠孝不两全”,又何尝知道,大忠即是大孝,谁说仅仅厮守高堂榻畔才是孝?铁马冰河,戎机千里,敢效龙城飞将军,不教胡马度阴山,这虽非家中榻前,却是国之榻前,是包括自己母亲在内的千千万万母亲榻前。

军人言福蕴深意,平生只为家国计。不为家国计,何事披戎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